慕未言

什么!居然还想看介绍!



当然是有的!
大家好这里慕未言,cp祝关十
(吹一把我老婆真棒
中毒已深:全职/绿蓝
cp乱炖,哪个好吃吃哪个,欢迎塞安利
看动漫的(然而大部分经典的都没看
疯狂补原耽中
欢迎勾搭_(•̀ω•́ 」∠)_

【宋奇英x你】8月24日

☆没有写完存个档
☆祝同一天生日的宋奇英和我生日快乐!

[0.告白]

     “嗯……”
     “如果说我喜欢你的话……会不会很奇怪?”
     “……诶?”

[1.游乐园与初见]

        钱包丢了。和同学到游乐园吃午市然而钱包丢了。虽然现在都是用手机支付但是钱包丢了还是很难过。在失物招领处说明了情况后,你无心再逛,于是草率地决定不再替同学埋单,获得了同学大大的白眼。她翘着二郎腿坐在你旁边啃着大鸡腿一边从各种角度嘲讽你弄丢了钱包,你不甘示弱地反嘲回去,然而心里直后悔没有看好它。
        待同学吃完,你们便启程回家。自动门哗啦啦地打开又合上,公园门口同人合照的布偶老虎和你们擦肩而过。如老套的狗血言情剧般似有所感,你回过头,只见栗发少年的笑容熠熠生辉。
        “干什么呢小傻x,走散了不认识路可不要坐在路边哭着喊我的名字啊。”
        “不认识路的是你才对吧喂!”
        “话说布偶装老虎里面的小哥哥有点好看诶~”
        “……你不爱我了,你变了。”
        “从来没有过好吗!”

[2.钱包与结识]
        他声音真好听……你摸了摸鼻子,顺手捋了把头发,走进约好的咖啡店。向阳的木桌边,栗发少年朝你挥了挥手。是布偶老虎里的小哥哥!你有些意外,笑着快步走过去坐下:“久等啦!”
        宋奇英从背包里拿出你的钱包:“没有没有。钱包这么重要的东西,我想还是当面给比较好。”
        少年的清厉嗓音带着一点成熟的沙哑,这样的青年男神音简直难以抗拒。你又摸了摸鼻子,依言接过钱包收好:“万分感谢,还麻烦你跑一趟。”
        听你此言,宋奇英挠了挠头,腼腆的笑了:“其实,有一点私心。你也喜欢荣耀吗?”
        “诶?”你的钱包是荣耀官方出的周边,大概是因为这样才问的吧。“嗯。”你点头承认了这个事实。
        “那有机会下次一起打吧。”
        你们互换了QQ,正当你打算再聊几句时,宋奇英却直道抱歉有事于是先走了,无奈,你便百无聊赖地翻起了他的空间。
长河落日
男  16岁  处女座  山东-青岛
        诶,居然和我同岁,还是同一个星座。
        你来了兴致,点开具体信息。
生日   8月24日
        真的假的,生日也是同一天?!
        你激动不已,恨不得立刻追出去握住宋奇英的手大喊亲人。
你:我们是同一天生日诶!
你:是真•同一天哦!
        发送完消息,你伸了个懒腰。宋奇英没有立刻回复你,想了想,你还是决定回家。
     “又是闲得发慌的一天啊……”

[3.霸气雄图与霸图]

        自那以后,你和宋奇英并没有太多的交流,只是偶尔会发现他浏览过你的空间,给你发的说说点过赞。
        “枉我对能勾搭到好看的小哥哥抱有期待。”你长叹一口气,一边写作业一边看起了电视剧。
        放在一边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
宋奇英:敲敲/有人在吗
       心想事成?!话说这个问候方式好可爱!你迅速把最近转过的锦鲤帖感谢了一遍,回复道:
你:这里这里!
宋奇英:刚好有空,就想到上次的约定
宋奇英:打荣耀吗
你:打!你ID多少_(:з」∠)_
        你迅速关掉电视剧的网页,兴致勃勃地刷卡登录。代表荣耀的金色标志一闪而过,你输入对方的ID加为好友,戴上耳麦。
你:打本吗!
长河落日:你也是霸图公会的
你:dei!
你:最喜欢的选手是张副和老林
你:之前还有一个号在呼啸山庄的
你:不过老林转会了嘛
你:今天登的是一直在霸图的牧师号!
        长河落日的视野里,一身洁白法师袍的银发女牧师向他跑了过来,头上还冒着文字泡。
        “是试图照着张副的石不转性转捏的脸”
        屏幕后的宋奇英瞧了眼不远处同韩文清交谈的张新杰,满脸黑线地干咳了两声。
长河落日:能开麦吗
长河落日:这样会比较方便
        “喂,喂喂。咳咳。这样吗!”你捣鼓了几下,出声问道。
        “下午好。”宋奇英轻笑。
        唔哦哦哦哦哦哦这个声音!!你老脸一红。
        见你到来,宋奇英噼噼啪啪地在公会频道里发出消息,召集人手进入副本。
        你加入团队,顿时频道一片嘈杂。
        “哦哦哦长河你从哪里拐来的小姐姐!”
        “看这装扮是张副的粉吧。”
        “诶!小姐姐我见过你!”
        从没受过如此热烈的欢迎,你一时有些手足无措,小心翼翼地道:“大家好?”
        “都安静点。”宋奇英及时为你解了围,“准备进本了。”
        一身火红的拳法家一马当先,你也紧随其后。圣洁的白光闪动,你站在宋奇英,站在所有人的身后吟唱,在旁人看来,正如韩文清与张新杰,默契十足,互相守护。
        张佳乐哼着小曲从宋奇英的电脑桌前经过,正巧看见你的角色有条不紊的挥舞十字架。他道:“咦?这个女牧师感觉不错诶。”

【魏琛x你】【孙翔x你】三角恋(?

@Mr Alien 生日快乐!
什么,你说你生日已经过了?
没听见没听见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上上,干他!”“老伍,还有……咳,那小姑娘,都到我这来。”吸烟区烟雾缭绕,但魏琛偏偏坐在了最外面的位子,相隔一两米远的非吸烟区最外边的位子坐的是你……和伍晨。

        你赶完了假期作业,便整天地泡在兴欣网吧里不务正业。本想着趁假期和某位不解风情的同志增进一下感情,现在倒好,反而还多那么个电灯泡。这么想着,你剜了左边的伍晨一眼。

        接收到你怨怼目光的伍晨非常委屈,他咳了两声,正二八经地扶了扶耳机,吩咐公会里的人:“都跟上,都跟上啊!”

        你也把视线转回屏幕上,操作着角色组织进攻,不料被不知从哪飞来的一串枪子打中,视角一偏,血雾弥漫,掉了小半管血。

        巴雷特狙击爆头!

        持双枪的神枪手一击即中,迅速湮没在人海中。

        又有挥舞重剑的魔剑和手握长矛的战法分别从左右两翼接近你的角色,一个打出星云波动剑地图炮全开,另一个脚踏无属性炫纹不管不顾直把大招往你身上抡。

        豪龙破军,怒龙穿心破!

        大招威力大,蓄力时间也长,趁着公会群众帮你吸引火力,你瞅准机会放了一个火之鸟,火红的大鹏直直冲向那个战法。魔剑被逼退数个身位格,刚好与战法、你的角色成一线,于是大鹏在你的操控下继续往魔剑冲去,猛然爆开。

        一片火雨中,黑色的战矛不依不饶,竟是硬吃了伤害直冲上前。金黄色的龙头怒吼着张开大口,衔住你的角色。

        伏龙翔天!

        视角升天。

        视角落地。

        被数个大招招呼之后,角色的血量只剩堪堪一层血皮。你放弃了受身的机会大爆手速,硬生生吟唱了一个雷光炼狱,打算追着战法捶。

        然而——

        眼前屏幕突然灰暗了下来,视角升空,围着以一个惨烈的姿势扑了街的你的角色转,魏琛这时赶来“救驾”已是迟了。一旁的魔剑见补刀成功,便打算退走。你绝望不已,对着麦咬牙切齿道:“集火那个魔剑和战法……”话音未落,你便目瞪口呆地从升空的视角看见远处轮回公会的人头上冒起一片“秋风凌生日快乐”的文字气泡,甚至还有人放起了烟花。

        你:???

        你看了看轮回群众,又回想了一下针对自己的神枪,魔剑,战法三角色,似乎明白了什么。

        你面无表情地把自己的ID改成了“被轮回三巨头集火过的女人”,拉开与孙翔的聊天小窗,一个戳一戳刚发出去,就见到头发染成屎黄色,戴着墨镜的青年推开兴欣网吧的门,嚼吧嚼吧泡泡糖皱着眉拿出手机看了看,四下张望,在发现你后快步向你走来,从背后拿出一个礼花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手速拉开,“嘭”地打在你的脸上。只听他道:“秋铃,生日快乐!我喜欢你!”

        虽然你不觉得祝自己生日快乐和对自己表白有什么关系,反正孙翔是这么做了。只听四周突然一片寂静,伍晨摁键盘的声音“咔哒,咔哒,咔哒”慢了下来,最终消音噤声,而魏琛则是狠狠敲起了键盘。

        “……谢谢?”你被礼炮糊了一脸,四五秒后才反应过来孙翔说了什么。你不着痕迹地瞥了魏琛一眼。“我不喜欢你。”你耿直地道。

        魏琛敲击键盘的声音停了下来。他匆匆吩咐了兴欣群众几句便下了线,起身来到孙翔面前,使劲捶了一把他道:“诶,不是老夫说你啊,你这样太危险了。看到了吗,不准乱扔垃圾!”

        魏琛的手煞有介事的指向某个地方,孙翔摘下墨镜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到一个蓝色的“请把垃圾扔进垃圾桶”标志。虽然孙翔没有想明白他放礼花炮的危险性和乱扔垃圾有什么关系,乱扔垃圾和“把垃圾扔进垃圾桶”标志又有什么关系,但他还是回答了,并且回答地理直气壮:“副队说想讨女孩子欢心就要买花送给她。”

        魏琛:“……”

        你:“……”

        一边看戏的伍晨:“……噗”

        孙翔:“方明华也这么说过。”

        孙翔:“嗯?有什么不对吗?”

        你们三人纷纷为孙翔的智商扼腕叹息。

        魏琛:“……总而言之你这样做老板娘是会来削你的。”

        魏琛喊:“老板娘!”

        陈果的声音从前台传过来:“喊什么喊,叫魂啊!”

        魏琛尴尬道:“哈哈哈哈哈哈这只是一个失误。”

        你取下卡在头发里的礼花纸:“……孙二翔,这就是你在我面前炸礼花的理由?”

        孙翔一脸骄傲:“嗯!”

        你:“……那你干什么集火我。”

        “因为你得先死了才能飞起来,才能看到祝福你的盛大场面啊。”孙翔理所当然地道。

        ……破案了。其中主犯孙翔,脑子不好使,晚期,没救了,鉴定完毕。你深深吸了一口气——

        “果果!有人欺负我qaq”委委屈屈带着哭腔地喊了起来。

        “谁?是谁?谁敢动我家铃铃!”陈果旋风似的刮到你旁边,虎视眈眈地看着在场的三个男人。你指着孙翔嘤嘤嘤:“他。”

        陈果激愤不已,拉住孙翔从头到脚说了个遍。见场面鸡飞狗跳混乱不堪,你摇了摇头,这才不敢置信地呓语道:“孙翔,喜欢我?”

        这时突然有人一把拉住你,把你带到了网吧的小角落里堵着。面前是魏琛放大的脸,一贯懒散随意的表情此刻带上了些犹豫。你又惊又喜,耳根微微发烫,小声道:“……干什么。”

        魏琛张了张嘴,然后又闭上。似是下定了决心,他道:“秋铃,你有喜欢的人吗。”他顿了顿,破罐破摔:“或者说,你喜欢我吗。”

        一片暧昧的气氛中,你反倒是笑了起来。你笑着伸手环抱住魏琛的腰,把自己埋进他的胸膛:“嗯。”

        魏琛愣了,低头问:“真的?”

        你不答,只是点点头。魏琛喜出望外,小心翼翼地吻了吻你的发顶,回抱住你。

        陈果折腾完了依然不太明白自己哪里不对的孙翔,一转头,刚好看到了你们两人不知在角落搞些什么。她啧了一声,冲魏琛喊:“干啥呢老魏,我的铃铃就这样被你拱了?!”

        魏琛神色一凛,屈服于老板娘的淫威之下,于是牵起你就向门外跑去。你朝陈果挥了挥手,等到魏琛拖你走出门外的那一刻拉住了他。魏琛被你拉得腰一弯,你便顺水推舟主动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哒哒哒地跑远了。魏琛一时半会才反应过来,对着你的背影笑了:“嘿,这小姑娘。”

指甲油

        甲油在小姑娘的心里一直是长大与蜕变的代名词。早在小学初中的时候,每每看见同学亮出指甲——虽然只是透明的一层——都会让她羡慕不已,想要开口问同学要一点擦拭,却都因为这样或那样的羞耻心而最终放弃。

        现在小姑娘升上了高中,考试结束后,她和小姐妹一起约去学校附近的文玩店逛逛。没想到小姐妹兴冲冲地拉着她直奔着甲油的柜台而去,她无法拒绝,只好由着对方在柜台前拿起每个小瓶子看了个遍,美滋滋地打开其中一二试试颜色。

        试完自己的手,她还不放过小姑娘的,抓起她的大拇指就往上捯饬,一边还嘀嘀咕咕道:“啊!这个颜色好像也很不错,你觉得呢!”小姑娘胡乱地点头,示意她买这个很好。自己却是不住地瞟向了一旁蓝灰色的一瓶,犹犹豫豫地伸手去拿。

        小姐妹看出了小姑娘的心思,拿起这一瓶和她选的另两瓶结了账,把蓝灰的塞给了小姑娘:“反正买二送一,这个就送给你了~”说着拧开瓶盖,小心翼翼地擦掉刚才大拇指上未干的甲油,替小姑娘涂上了蓝灰色。“走吧,回去了!”

        回到家,家长都还不在。小姑娘欣喜地看着这一片颜色美丽的指甲,止不住地摩挲着,嗅了嗅,不知为何有股甜美的香气。她抿了抿唇,抑制不住微笑了起来。

        “叮当”门铃响了,想来是母上大人回来了。小姑娘这才如梦初醒般地掀下这薄薄一层的甲油*,慌慌张张地给母上开了门。

        *这个甲油是可剥的那种。

大腿儿

        小姑娘正认认真真地仰头听着老师讲课,她把腿蜷在椅子上抱着,脸搁在膝盖上,一脸乖巧的样子。老师正讲到精彩的地方,小姑娘眯起眼睛,细细品味每一句要领。

        突然,一只手悄悄覆了过来,盖上了姑娘的大腿反面,一抚后即离。室内的空调开得有点低,小姑娘裸露在短裤外的皮肤微微发凉,被高于自身温度的手碰过,当即瑟缩了一下,敏感地直直发痒。她心口一跳,不着痕迹地瞪了座在她左侧的男生一眼,耳尖红红地把脚放回了地上。

        男生是小姑娘的男朋友,传说是御前钦定过的青梅竹马,见了小姑娘刚刚蠢萌蠢萌的模样,忍不住借着桌布的遮掩小小地调戏了一把自家可爱的小女友。此时也正尴尬地不知做何是好,只好干咳几声掩饰自己的心虚,耳朵红的竟是比小姑娘还厉害,装作若无其事地认真听课。

        小姑娘把腿放下后,膝盖正抵着男生的膝盖,她用力一顶以示惩罚,没想到却被眼疾手快地拦下了,同样微凉的膝盖撞到了男生温热的手上。男生轻轻拾住她的膝盖放回,手指小心翼翼地摩挲了几下,见小姑娘没有反对,便暗自欣喜地将整只手覆了上去,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

        然而下了课后被小姑娘打了一顿,委委屈屈地表示下次再也不了。

我曾有段时间很喜欢你

#伯伦希尔和休伯利安并不是死对头设定
#小亚麻x白槿
#百合大法好!

喂,你知道吗?
我曾有段时间很喜欢你。
可是现在已经没有那种感觉了。

 —————————————————
      大家好,我叫白槿,这是我在休伯利安工作的第三年,而三年前我是在另一家公司工作的,而跳槽的原因我就不说了。今天是我负责的项目发布的日子,但我没想到会遇上她。也对,就算不是一家公司了也毕竟是同行,总有再见面的时候。
      她入职那年,我倒是对她百般挑剔,后来却成了我喜欢的那位姑娘。她理智,可靠,可偶尔也会在小事上范迷糊,就这点而言倒是有些差劲。
       ——当然,现在的我已经不喜欢她了。
      下一回见面是在街角的猫咖啡店里。偶尔会来这里放松一下心情的我发现她居然也在。说来还是她先发现的我,眼力还是那么一如既往地好。“前辈,过来坐吗?”她指指自己对面的坐垫,向我招手。没办法了,我只好走过去:“你怎么会在这,小亚麻。”小亚麻冲着我浅笑,笑容慢慢与记忆中的重合:“这家店还是我推荐给你的呢,忘记了吗?”我一僵:“不记得了!这种小事,我为什么要记住啊。”
       ——当然是一直记着了。关于你的事才不会忘。
       小亚麻端起手边的咖啡小抿一口,语气轻快地道:“口是心非。前辈还是那么傲娇啊~等我一下,去给你拿点吃的。”留下我一个盘腿坐在垫子上。“才没有傲娇。”我小声嘀咕了一句。啧,面颊耳垂的地方有些烫。
      很快,一杯热奶茶与一碟小饼干出现在我面前。“前辈,还喜欢甜的吧?”轻柔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耳畔。我讶异:“你怎么还记得!”她倒是只笑不语,挑出一块饼干咬住,让人感觉有些火大。
      气氛一时有些凝滞。她先行打破了沉默:“我倒是没想到前辈会去休伯利安。前辈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我连忙摆手:“没有!没有......”“那为什么?算了。我再问你,还喜欢我吗?”
      我愣愣地点了点头,完了却埋下头伏在桌上。在干什么啊我。于是,没等到她的回答我便夺门而出了。
      幸好我一直没有换手机号,小亚麻也一直没有删掉我的。之后,我们在一起了,我也重新回到了原先工作的那家公司。三年前的跳槽,也是因为我在向小亚麻告白后的不安与害怕而导致的,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我说小亚麻,别在叫我前辈了,感觉......蛮害羞的。”
      “啊,行啊。那么......小槿?”
      “///////”
————————————————
喂,你知道吗?
我曾有段时间很喜欢你。
可是现在已经没有那种感觉了。

当然是骗你的。
我啊,一直很喜欢你。

【喻文州生贺】关于喻文州

关于喻文州

#ooc

#大概是新闻采访体

#大概有喻黄

#没问题了就进本!


慕:大家好,我是电竞之家驻g市特派记者慕未言。众所周知,2月10日,是我们蓝图队长喻文州的生日,还有几天就要到来了。那么让我们来采访一下各位职业选手对喻队的看法吧!


-w市雷霆-

戴:啊喻队吗?嗯……说到喻队的话,不得不说喻all和all喻的本子都买的很好!记得上次和小非沐橙姐一起出摊的时候.......唔hsiiwhkqhcdianvd!!!

【肖时钦出现捂住戴妍琦的嘴并把她拖走,其余雷霆众人站在后面围观】

肖: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喻队的战术意识,大局观都是上乘,只是手速限制了他的发挥,实在可惜。

慕:真是中规中矩的回答!那么有什么想对他说的吗?

戴【冒出抢答】:喻队生日快乐!今年你的本子也一定销量会可高!

肖【瞪戴】:戴妍琦!【转向镜头讪笑】就这样吧……


-h市兴欣-

叶【懒散】: 你说喻文州啊,他就是一手残,管他那么多干什么。

魏:诶那可不能这么说,他可是我的得意门生。

方【视线看向魏】:我看你是被他比下去了不甘心吧?

-镜头换-

苏【微笑】:喻队性格很好,很适合写本子......我什么也没说。

-再换-

乔,罗【局促】,安【淡定推眼镜】:喻队生日快乐。


-b市微草-

王:死敌。没什么好说的。【双眼看着镜头,镜头轻微抖动】

许:队长息怒。

王:祝你又老了一岁。


-q市霸图-

韩:新的一岁请继续加油。

【张面无表情】

【林推眼镜微笑】

乐:据说是全联盟最苏的男人没有之一_(:з」∠)_

F4齐:生日快乐!


-s市轮回-

周【一脸认真】:很厉害。

江【微笑】:喻队的战术,意识都值得我们不断学习,但是冠军我们是不会让的。

【孙被拖着来一脸不情愿】

轮回所有人齐:祝喻队生日快乐——


-g市蓝雨本部-

慕:在奔波了一圈之后,我们回到了蓝雨本部。现在让我们来采访一下蓝雨众人!

【前进,镜头突然一抖】

慕:....黄少怎么被胶带封口了?

郑【抓了抓头】:我们嫌他太吵了,于是联手给他封了口。唉,压力山大啊。

【镜头对准黄,黄挣扎几下,嘴里嘀嘀咕咕着些什么,最后露出绝望的眼神】

慕:大家都在干什么呢?

卢【有些消沉,瘫在沙发上】:在想怎么给队长庆生够惊喜。

宋【头发乱糟糟,双手抱头一脸阴郁】:想不出来,脑阔痛.......

徐【跳起】:挺住啊宋晓!你可是我们的关键先生!

宋【倒下】:不行了。

慕:不如这样,我有一计!

-次日,喻文州生日当晚-

【镜头记录下生日晚会一片欢腾的画面】

慕:视频到这里就结束啦!让我们再一次,祝喻文州,蓝雨双核之一,我们的战术大师,生日快乐!!!

-屏幕暗下-









        结束了晚会,喻文州便回到了寝室。作为一名优秀的职业选手,一向不喝酒他这次也被欢乐的气氛感染而饮下了几杯鸡尾酒。此时酒精的作用使他有些昏沉,只想赶紧睡一觉。

        打开床头的灯,喻文州发现他的床上有什么东西....在蠕动。这时被子被那人掀开,正是黄少天。在他的头上系着一个条子,上面色气地写着“礼物”。黄少天手上还有一条绳子,手腕上也有些许红痕,想来是被其他蓝雨队员绑过来的,好在系的不是很紧,足够黄少天自己挣脱出来。

        喻文州轻笑出声,像是三月里暖色的阳光,看得人心底发痒。黄少天面色也有些发红,他局促地扭了扭身子,悄声骂着:“这个小记者真不是东西,居然出这么个馊主意,想想我堂堂剑圣的威名就这样毁于一旦......”“少天。”喻文州唤他。黄少天抬头,撞入喻文州幽深的瞳中。喻文州俯下身吻他,“这份礼物,我很喜欢。”

-Fin-


【画外音:迟到到第二天的生贺,我也是有够拖延的。未出场的职业选手们有两个原因——忘记了,或者是想不出合适的台词。(黄少被封口也是这个原因)话说最后的结局是烂梗吧!肯定是吧!以及!再说一次!喻文州,生日快乐!】

【江周江】雪

【画外音:迟来很——久的下雪贺文!作为一个s市本地人我要吹爆这场雪!于是就写了这篇江周江!希望没有ooc!】

白雪纷纷何所似?撒盐空中差可拟。
白雪纷纷何所似?未若柳絮因风起。

        这天,s市迎来了久违的大雪。放眼望见窗外风雪落地纷扬,周泽楷想到了前阵有人p了一个空中撒盐的表情包,“噗”地笑出声来。
        江波涛回头不解地问:“小周想到什么了?”周泽楷低头在手机里翻找出那张图展示给江波涛看,又指指窗外,肩膀不住地耸动。江波涛立刻会意,面上勾起弧度:“很像啊。嗯……白雪纷纷何所似,撒盐空中差可拟?”周泽楷点点头,走上前去牵住江波涛的手:“很美。”

第二日

        雪停了。天空一片蔚蓝,世界仿佛都被白雪覆盖,折射着耀眼的闪光。偶有不惧寒的飞鸟划过天际,唱出嘹亮的调子。
        在周队长的示意下,难得不用紧张备战轮回众人全副武装地出门,在空旷的草坪上玩起了雪。关系较好的吴启、杜明与吕泊远三人早已开始互相扔起了雪球,不幸被殃及的方明华抓起雪球却投到了孙翔身上,孙翔嚷嚷着“敢打你翔哥活腻了!”同样加入了战斗。
        一旁的周泽楷抿唇默默看了一会几人玩闹,低头拨弄着雪堆,没一会就堆出一个圆滚滚的小企鹅。正盯着企鹅发呆时江波涛突然出现,带笑的声音唤了他:“小周!”周泽楷茫然地抬了头,对上的是江波涛手里的手机镜头,“咔嚓”一声照下了周泽楷懵懂的样子和那只企鹅。
       周泽楷蹭地站起来,将手上不知何时捏好的雪球砸向江波涛,脸上是恼羞成怒的微红。江波涛乐不可支地闪躲,最终还是败在枪王之下,随手捏成一个雪球开始反击。其他人见状也赶来支援并纷纷站队,但最终还是乱作一团,一时间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后来都累瘫了的众人倒在雪地上,周泽楷翻个身凑近江波涛,眼神一闪一闪,半长的头发被雪水微微浸湿,服帖地粘在秀气的面庞上。他张口狠狠咬住江波涛的唇,过了一会又推开他,赌气似的说:“惩罚你!”江波涛轻笑出声,于是过去堵住他的唇,几近缠绵。而后又在周泽楷耳边低声细语:“现在呢,消气了吗?”
(画外:轮回其余:噫队长和副队又......没眼看没眼看。)












&后续
        夜深。正副队宿舍桌上,江波涛放着的手机因收到消息而震动亮起,屏幕上显示的正是早上他拍的那张周泽楷与雪人企鹅的合照。

-Fin-

【画外音2:现在超后悔自己没有点亮画画技能不然我一定要把这张照片画出来!】

苏沐秋的假生贺

※叶修自白向
※时间线就是现在
※末班车祝苏沐秋生日快乐!
        叶修在百忙中瞟了一眼窗外飘落的枯叶,瑟缩了一下,紧了紧风衣,继续指挥着嘉王朝的玩家们抢boss。“诶对,就这样继续,1T仇恨拉稳,牧师干得漂亮啊。”
        在一个漂亮的微操后叶修忽然向坐在自己旁边的谁问道:“诶我问你,今天21号?”
        “是的,怎么了叶队?”隔壁的人抬头看了看挂着的日历,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叶修手微微一顿“没什么,就是问问。”随后见自己大招豪龙破军拿下了那个boss,便操纵一叶之秋躲到一边脱战下线。继而站到窗边点燃一支烟,在烟雾缭绕中回忆着些什么。
        “是沐秋生日啊……”
————
        “卧槽叶修你干嘛呢!”
        “和索克他们打赌输了,怎么了”
        苏沐秋指着一叶之秋的角色属性界面,手颤抖不止:“所以这是什么诡异的装备搭配啊!给我换回来!”
        “好好好,这就换回来……要不我们也打个赌?”
        “行啊!赌什么”
        “荣耀要开战队竞赛了”叶修打开一个界面“不如……赌我们战队能不能三连冠?”
         “对自己那么没有信心吗叶修大大,当然会了!”
         “那么,一起登上巅峰?”

          那年盛夏,少年击掌为誓,脸上的笑容熠熠生辉。
————
        烟气升腾。
        “已经过去两年了啊,真快。沐秋,答应你的事我做到了,今后,我们的荣耀也会继续。”
Our glory will continue……

乔一帆的假生贺

※戴乔  以及小天使生贺
╳依旧日常向
╳邪教慎入,以及日常沉迷邪教
╳时间线?不存在的!
╳有些剧情不记得了见谅qwq
        打心底乔一帆最羡慕的不是队长王杰希,也不是微草的未来,好友高英杰,而是雷霆的戴妍琦。戴妍琦比他小一岁,但已经出道快两年了,在上一回的全明星赛上还挑战了楚云秀前辈——这都是他想要而又遥不可及的。
        想着想着,乔一帆觉得自己喜欢上了这个活泼开朗的姑娘。
        以至于后来叶修挖他进兴欣后一下子想到的就是一定要让她注意到自己。

        戴妍琦一般在面对兴欣的时候会有那么一丝尴尬,因为自己比他们早出道,年龄却比他们小。
        然而尬着尬着就不尬了。戴妍琦迅速地和对面的陈果和唐柔熟络起来,并卖力地推销着自己的all肖本,以及和之前就熟识的苏沐橙讨论伞修包罗叶魏林方等cp。
        之后以上三人透露出乔一帆似乎喜欢戴妍琦的情报。戴妍琦微微惊悚表示乔高乔的梦想破碎了,然后又表示其实有这么一个追求者也挺不错的。
        其实戴妍琦也挺喜欢乔一帆小天使的,谦和有礼什么的,温顺乖逊什么的,似乎符合她的口味。
        诶呀,刚刚仿佛暴露了什么不得了属性。

        乔一帆在大家的鼓(song)励(yong)下向戴妍琦告了白。
        “戴……戴前辈,我喜欢你♡”少年红着脸紧张而又害羞。
        “诶呀说了多少次了不用叫我前辈。”
        “嗯,我也喜欢你♡”
        “那……妍琦?”
        “嗯,一帆。”说着踮脚亲了亲面前的少年。
        于是乔一帆的脸更红了。
        戴妍琦伸手牵住正在害羞的少年的手,对方一愣之后也默默回握。

        毕竟w市和h市也没离多远,戴妍琦和乔一帆在一起了之后瞬间闪瞎了雷霆和兴欣一众单身人士的狗眼,并且波及到了远在其他市的吃瓜群众。然而乔一帆的生日就快到了,众人表示他们能怎么办!当然只能认真策划啦!
         生日当天,乔一帆收到了全联盟对于自己的印象册子x1,并且附赠了苏沐橙柳非等联合出品的乔戴本子一份,以及按照册子某处的提示找到的戴乔本子xN
        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当然,乔一帆依然是我们的小天使!没错!做了什么一定都是戴妍琦的错!(戴:我不是我没有【委屈极了】)
——end——




你以为我会就这样结束吗!
当然会啊!




才怪,嗝。以下彩蛋√↓
        戴妍琦在被发现藏了戴乔本子之后不慌反笑,逼近乔一帆,并把他压倒在沙发上,说:“没错就是戴乔,不服啊_(:з」∠)_”
        乔一帆倒是慌乱了起来,红着脸说:“没……没有……我家妍琦最攻了!”
        于是戴妍琦满足地亲了口乔一帆,又想到什么似的补了一句:“啊对了,一帆生快啊诶嘿!”
        乔一帆不语,微微坐起默默把妍琦往自己身上带,吻吻她的额头,然后……
【拉灯!嗝!】
【总之一帆小天使生快啊!笔芯(。・ω・。)ノ♡】